首页
 
中文
 
ENGLISH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about us
 
董事长观点 viewpoint
吴向东:一切“中心化”的渠道改造,实质都是对传统酒商利益的掠夺与绞杀

  行业没有复苏,联盟应势而生

  如果说2016年的特殊意义是指行业调整结束,或者行业复苏等话题的话,那我会说,没有。我看不出任何实质性的复苏迹象——哪怕是弱复苏——整体形势依然难以让人感到乐观。这样一个时机,与其说是我的主观选择,不如说行业大势所趋,是时机选择了“酒业英雄联盟”。

 

  沉寂这么久,经销商现在想做事

  进入2016年,明显能看到经销商乃至整个行业情绪亢奋了许多,整个行业似乎想做事了。这是因为“我们已经很久没做什么事了”。对任何一个商人,或者有事业心的人来说,无事可做就是最大的惶恐。说到底,暗夜中徘徊太久,行业需要看到曙光,这是第一个层面。

  从2013年(甚至更早一点)至今,大部分酒类代理商已经很长时间处于微利、无利甚至亏损状态,这个过程中倒闭出局的也不在少数,渠道整体长期处于经营困境,这不仅仅是经销商群体危机,而且对上下游企业都不利,因此对渠道改造的需要是全行业的事情,否则破坏的是整个酒业的生态环境。

 

  “互联网+传统业务”的渠道改造更科学

  再谈谈渠道改造这件事。可以说,渠道自身的改造一直没有停过。但经过这几年下来,我们可以定论,渠道改造的真正主导力量不会来自上游企业,也不会来自下游终端甚至消费者,因为他们的身份只是影响者与验证者,真正的改造必然来自渠道本身。但不能简单认为创始者是来自酒商的渠道改造,就一定是渠道自我改造。

  关键在于改造的核心方法,它们至少可以分为以互联网为核心价值的“纯互联网”式改造和以互联网为重要工具的“互联网+传统业务”改造。这样一区分,我们就可以看到,真正的渠道改造其实才刚刚开始。

  最近几年,传统行业对来自“纯互联网”公司的冲击和改造开始觉醒,并准备反击,某种程度上,可以说马云的成功,淘宝、天猫的成功,与传统零售业在互联网启蒙阶段抱有的麻痹和漠视态度有巨大关系。作为传统产业的代表——中国酒业,和它的经销商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实际上,他们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在“酒业英雄联盟”的推进过程中,我们发现引发酒商追随的第一要素,是我吴向东以及华泽、华致、金六福品牌等在中国酒业近二十年的产业资源、价值和公信力的沉淀。这也是他们愿意了解直至最终接受、加入“酒业英雄联盟”这样一个“互联网+”的新经济模式的基础。

  “互联网+传统”的改造,很多人都在做、想做,或准备做,但实际做起来成本很高。现在整个传统产业的“互联网+”改造,技术成本和人才都很匮乏,钱虽然不是唯一要素,但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再者,即使有钱,没有很好的管理团队,花了钱,也不见得好用。所以“互联网+”的改造要慎重,一般最好不要做。

  去中心化的渠道改造才有稳固的核心价值

  当然,我们新生态圈的构建还包括更多的内容,比如发展众筹业务,我们的众筹不是互联网金融产品,是一种利用互联网工具的营销创新模式,是股权众筹+业务众筹。传统经销商一旦涉足这些领域,就会显露出运营低效、专业匮乏、人才短缺、视野局限、技术力量薄弱等致命问题,而这些问题是可以通过个体能量的聚合进行多向互动、跨界互动的方式得以解决,新型的商业社群组织也应运而生。

  这种社群组织要想真正成为一个伟大的商业生态圈,它所必须遵从的一个元规则是“去中心化”。“去中心化”与“中心化”的不同,是英雄联盟与其他一些看上去形态相似的平台最为本质的不同。不客气地说,一切“中心化”的渠道改造,其背后企图的实质都是对传统酒商利益的掠夺与绞杀,联盟必须建立在“去中心化”的规则基础上,要能够鼓励自由市场经济,而不是构建商业乌托邦,利益必须能够在此被分享,而不是被集中。既能够让成员实现个体增量,也能让联盟实现集体增量,同时还能让我们依存的这个产业带来整体增量,是联盟成为能够坚实、稳固和持续发展的核心价值,也才能有资格称之为“商业生态圈”。

  (本文发表在《九石·总裁参考》2016年第一期,略有删减)

 

 

返回 >>
 
 
 
金东集团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8-2018 JINDONG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29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