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文
 
ENGLISH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媒体聚焦 media focus
 
华泽的理想:还消费者一个健康的饮酒方式
  “这需要全行业共同努力”
 
  “要是没有责任感的话,我对白酒这个行业是不看好的”,吴向东说。这个观点,早在2006年5月上海国际饮料酒高峰论坛上,吴向东就提出来了,“国际酒业公司对中国市场早已经是非常关注,中国白酒今天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方法来保护白酒未来的主导地位?那么最关键的是我们要倾注于中国酒业市场一个爱心,一个信心”。

  对中国酒业应该怎样去倾注爱心?

  “中国传统文化对我们的影响太深了,饭桌上的劝酒文化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体现。一大桌子菜,大家频频举杯,在很短的时间内喝下大量的酒,醉酒、酗酒出现了乱性、打架斗殴、车祸等很多负面的东西;而国外把饮酒分成了餐前、餐中和餐后,每次量很少,半盎司、一盎司,这样喝酒就是一种美好的享受,”吴向东说,“我们有责任去教育和引导消费者改变那些不健康的饮酒方式。”他理想中的饮酒新文化“应该是控制量、人群广、酒龄长”,“如果我们把国内现有的这种喝酒方法改掉,吃饭的时候喝酒不算,把它定为餐前喝餐后喝,培养出两亿餐前餐后都会喝一点酒的消费者,我们这个餐前餐后的酒类市场就是个非常惊人的市场。”

  “这是我们的责任,但是仅靠华泽一家企业不行,需要整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来努力。现在40后、50后、60后这几代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的衰退,喝酒喝不动了;而70后、80后、90后这一批人应该是未来酒业消费的主流人群。不改变饮酒方式、不培育新的消费群体,中国酒业前景不好预测。其实洋酒也在研究这个问题,不改变传统饮酒方式,洋酒在中国也会死掉。”
 
 
  采访札记
 
  2008年春节,湖南等地遭遇罕见的雪灾,华泽集团捐款1000万元,这是灾区收到的来自民营企业也是酒类企业的最大一笔捐款之一。在翻阅《华泽集团》报时,笔者看到了如下文字:2004年,在邵阳举行的“扶贫帮困,爱心改变命运”活动中,湘窖酒业捐款7.6万元,帮助邵阳市20名大学生和30名小学生重新走进课堂;2006年,湖南遭遇严重的洪涝灾害,华泽集团捐款300万元,旗下的湘窖酒业向灾区群众捐赠了价值100万元的8000床棉被;2007年,湘窖酒业向邵阳市政府捐赠500万元,设立“见义勇为奖励基金”。

  “我们希望靠我们的努力,为提升和改变中国酒业在社会上的整体形象尽到一点责任”,陶石泉说,“尽管任重道远,但是我们要行动,空谈误事。”在探索新的饮酒方式上,在华泽集团内部的多次活动和聚会中,吴向东做过尝试,可能是对传统的狂喝、暴饮、死劝的饮酒方式有一种抵触和恐惧心理,“我们很多女员工都不怎么喝酒,我们就加冰、加汤力水,然后我带头喝,一些女员工抱着尝试一下的心态喝下去之后,也觉得味道不错。尝试的结果是喝酒的人多了起来。这说明消费者不是不愿意喝酒,而是怎么个喝法。”
 
 
  中国酒业在“时尚化”方面应有所创新
 
  最近两三年,吴向东多次考察欧洲酒业的发展。这使得他在思考中国酒业未来发展时有很好的参照。从欧洲几大酒种的发展历程来看,白兰地、威士忌原来也是落后、传统的代名词,而现在却都被赋予了时尚化的符号,发展得很好;而法国葡萄酒由于在时尚化方面缺乏创新,它的消费群体正在老年化。

  事实上,中国酒业的时尚化,可行的路径有:基于产品元素的时尚化,比如在包装、酒度上进行创新,赋予酒新的内涵、新的文化;基于饮酒方式的时尚化,比如白酒加冰、加汤力水或其他饮料的喝法。“其实华泽一直在做这样的探索”,陶石泉说,华泽希望与越来越多的企业一起在提升传统行业方面做些事情,“改变传统饮酒方式,在时尚化方面有所创新,推动中国酒业从形象到文化的升级,这是华泽现实和未来的责任。”

  应该说,从行业的发展来反省企业自身的发展,从未来的发展来反观当今的现实,是行业主流企业应有的共识。华泽基于未来的这些努力,看似走进了“窄门”。耶稣说:“你们要走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余华在《兄弟》后记里说,“无论是写作还是人生,正确的出发都是走进窄门,不要被宽大的大门所迷惑,那里面的路没有多长。”

  “行大于知”,这是吴向东在斯坦福大学学习时接受到的理论,如果越来越多的企业都行动起来,致力于中国酒业的改造与升级,那么“在未来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白酒在中国市场的地位是其它任何酒种难以撼动的”。
 
 
  后 记
 
  像华泽那样“走路”
 
  如前所言,吴向东是“华泽经营、管理思想的锻造人”,在这方面他有很多形成了一整套体系的精辟言论。如果辑录起来,将是一篇令读者非常感兴趣的“吴向东语录”。但是吴向东却说,“这些没有意义,我们还是要多做一些对消费者和中国酒业有价值的事情。”

  在2008年4月25日面对《新食品》之前,吴向东公开面对媒体只有两次,一次是在上海国际饮料酒高峰论坛上,一次是在西安由新食品杂志社主办的TOP10中国顶级酒商领袖联席会议上。从我们的观察来看,这三次面对媒体、面对公众,吴向东都是不得已而为之,他习惯了告诉媒体“没什么好说的”。

  这一次,我们很荣幸地近距离接触到了华泽,非常真实地感知到了吴向东对消费者和新价值链的理解,对中国酒业所承担的责任,也明白了这个总是“没什么可说”的人到底在思考什么、在做什么。对于他的“酒业新价值链”,我们认为这给了中国酒业主流企业很多启发,故此,我们称之为是吴向东创建了“中国酒业新价值链”。

  过去,华泽“练走路练了十多年”,未来需要考量的不仅仅是“走路”,还有如何“走正确的路”,而这条正确的路,不仅仅属于华泽,也属于中国酒业。这是华泽的责任、信仰,也是华泽继续走下去的灵魂。

  三年来,我们不断地追问,现在终于还原出一个真实的华泽,尽到了我们的责任;同样,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主流企业、更多的读者和业内人士,能够像华泽那样去思考中国酒业的未来发展,尽到大家对消费者的责任。

返回 >>
 
 
金东集团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8-2018 JINDONG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29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