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文
 
ENGLISH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特别关注 special focus
 
一瓶好酒背后 酿造“心中日月”的人——香格里拉之行工作札记
 
  香格里拉,藏语意思是心中的日月。
 
  此次因为工作关系,偶然尝到了香格里拉酒厂东水村基地的产品,一旁的世界葡萄酒大师阿伦先生也是对它赞不绝口:“个性突出、单宁强劲有力、整体骨架饱满、风味浓郁。”
 
  东水村,我曾在两年前听说过香格里拉酒业在这块隐秘的种植区域有了一款令人期待的产品,但是由于量产很少,没有机会尝到。这次终于有机会品尝,口感惊艳——颠覆了以往我对这里生产的葡萄酒的认知。
 
  高原产区是香格里拉酒业一直在打造的顶级产区概念,随着和法国路易酩轩LVMH在德钦合作的敖云葡萄酒的横空出世,令香格里拉高原产区再次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敖云2013年的价格在国际上已经卖到了300美元,并且未上市即已完成预售,其品质获得全球葡萄酒大师的交口称赞。敖云已经成为首个入选Liv-ex伦敦葡萄酒交易所(全球范围内最权威的精品酒交易市场)收录的中国葡萄酒,并且进入欧洲市场,被誉为“史无前例,匠心和珍稀共存的代表”。
 
  而敖云种植区所在的斯农西当等产区,有部分就是和香格里拉酒业种植地在一起的。可见,德钦香格里拉高原产区已经完全有能力诞生顶级葡萄园。
 
  次日,我搭上了去德钦葡萄园巡视的越野车,和4名同事一起前往葡萄园,他们带我去东水村,而后转道翻越白马雪山去往德钦的西当村,为马上开始的采摘季进行日常准备工作。
  基地部负责人王家逵在记录葡萄成熟度
 
  一路上风景如画,无尽的盘山路绵延逶迤,金沙江在脚下奔腾不息,山峦和云朵就像一个绕不开的迷宫。我们年轻的藏族司机用娴熟的车技保持着近100码的行驶速度,而路边的巨石告诉我们刚刚过去的雨季有大量滑坡毁坏了路面。
 
  从海拔1500米到海拔3500米,再落下、再回升,我们就在上下颠簸中、在望不到边的大山里穿行,为了前往距离迪庆开发区350公里以外山间的东水村。
 
  陈建华在测量葡萄的糖含量
 
  进村的山路极其狭窄,只容一个半车身通过,而脚下就是万丈悬崖,我觉得我的脚趾一直是紧紧抓着车底的。上行,再下山,终于在一处山谷中见到了海拔2300米的东水村,迎接我们的是香格里拉酒业定点驻守耕作技术员、藏族小伙培布。
 
  东水村,金沙江沿岸古老隐秘的藏族村落,海拔2300米,典型的河谷气候,这里居住着20多户藏族村民,他们从九年前就开始在这里为香格里拉酒业种植并守护葡萄园。
 
  东水村以砾石土壤为主,非常适合葡萄种植,经过培训的藏民完全按照传统农业精细化有机种植管理这里的土地,而耕作管理员培布就是他们的管理者和好朋友。
 
  东水村为什么可以种植出酿造佳酿的葡萄呢?这是天赐的。
 
  村里的水源直接来自白马雪山融水,可直接饮用;纯净的空气简直可以用“鲜氧”二字来描述;每年超过2200小时光照,昼夜温差大;无污染的环境,肥力恰到好处的土壤,给葡萄生长提供了无与伦比的生长条件。这里的葡萄园使用肥料为牛粪和秸秆有机肥,因为降雨量少,几乎没有病害,所以完全达到了有机种植要求。
 
  东水村全是藏族人,信仰藏传佛教、善良淳朴,他们对于这块神奇的土地充满了敬意,因为上天赐予他们这块福地,可以结出优质的葡萄,为他们带来安稳生活。他们做事简单直接,从不偷懒走捷径,完全遵照所教授的科学种植方法来打理葡萄园,我想这就是“敬天爱人”。
 
  通过科学管理,九年来东水村的葡萄质量越来越出色,平均亩产350公斤左右。国内外很多专家实地察看后甚为惊讶,表示这里非常具有潜力,有机会成为顶级葡萄种植产地。
 
  这里部分地块的葡萄酒已经成为香格里拉部分优秀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由澳洲酿酒师MARK团队亲自打理。
 
  东水村的葡萄3月下旬发芽,5月开花坐果,7月转色,10月上旬采收。现在已经快到旺季了,我们又爬到半山腰的这块地,这儿的葡萄比山谷里的葡萄每天接受的日照时间会少1个小时,所以成熟期会稍晚,成长期约180天,而波尔多区域约150天,所以它的风味积累更长。
 
  两个多小时的东水村探寻之旅结束了,我们跟培布话别,给他留下了一箱红牛,其实我想说一些客套话,但说出来的却是:“对不起,我们平时对你关照得太少了……”这是我的真心话,东水村就是他一个人的香格里拉,一个人修行的道场。关上车窗前,我握着他的手,发现他眼圈有点红。
 
 
  对于高原酿酒人来说,在山谷间奔行,平时吃方便面,住在村民家里都是寻常事。同样做一瓶好酒,在高原要付出的比在平地上多得多。但老天也是公平的,高原葡萄的那种独有的风土环境,以及这里的酿酒人为了香格里拉高原闪耀世界的梦想,在其他地域是找不到的。这里的葡萄酒口感独特、辨识度强,强劲的单宁味和若隐若现的矿物味以及活泼的诸如黑加仑、樱桃等果香味是高原产区的典型特色。
 
  年轻的香格里拉酿酒团队甘受寂寞、吃苦耐劳、匠心酿制,他们将是香格里拉高原葡萄酒的未来,是中国葡萄酒的希望。
 
  一瓶好酒,来之不易!云何应住,香格里拉!
 
  此次和我同行的,有澳洲年轻酿酒师冯健、耕作管理部李达、酿酒公司副总经理崔可栩,其中冯健和李达都是90后,而藏族小伙培布也才刚满30岁。
 
  我很好奇,他们这么年轻为什么会在条件如此艰苦的环境下从事葡萄酒种植事业?
 
 
  李达:刚来这里时是为了美景,现在是为了酿造美好。有时出山进城放风两三天,心里就会空落落的,就是放不下那块葡萄园。山里自有它的宁静和美丽,葡萄是个神奇的东西,你对它好,它也会对你好。我的梦想是,香格里拉高原产区成为世界葡萄酒版图上浓墨重彩的一个地标,这里有我种的地和葡萄。
 
 
  冯健:2014年结缘香格里拉酒业,从澳洲来到这里。酿造顶级酒需要两个条件:高品质的葡萄园和技术精湛扎实的酿酒团队。经过两年的工作,我坚信香格里拉高原产区的潜力是巨大的。
 
  近十年来,通过国内外交流和不断投入,中国的酿造理念有了巨大进步,但在种植技术和执行上还有较大提升空间。这就是我的价值,我就是为在中国做出顶级葡萄酒来的。
 
  我以前不相信世界上有“情怀”这种东西,但是当我在这里和同事们、藏民们一起工作和生活时,我觉得他们是在用心种葡萄。“情怀”就是支撑他们最大的动力。
 
 
  培布:在这里工作已经五年了,我的工作就是指导乡亲们种植、做日常记录、管理葡萄生长,还要发掘新的有潜质的地块。这里的葡萄园比较散,有的在山谷,有的在山腰,现在我管理着100多亩葡萄园,大多数是赤霞珠,还有一些西拉和美乐。平时我就住在藏民家里,刚开始也特别寂寞,现在习惯了,也就好了。最近几年环境越来越好,山上的狼和熊时有出没,熊还来吃过我们的葡萄。工作忙的时候,其他同事都会赶过来帮忙,我们希望东水村可以种出出色的高原葡萄。
 
返回 >>
 
 
金东集团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8-2017 JINDONG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29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