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文
 
ENGLISH
 
网站地图
 
 
 
华泽酒业
liqour section
 
品酒生活 tasting life
酒与音乐
  纵观中国几千年的音乐史,不难发现:音乐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历史源远流长,情深意笃。但凡大型饮宴,没有音乐相伴是极为少见的。

  《诗经》中就有不少与酒有关,例如有12首风、雅歌曲经常被士大夫用于“乡饮酒礼”:《鹿鸣》、《四壮》、《皇皇者华》、《鱼丽》、《南有嘉鱼》、《南山有台》、《关帷》、《葛草》、《卷耳》、《鹊巢》、《采蘩》、《采苹》,被称为《风雅十二诗谱》。

  《鱼丽》:
  鱼丽于言,鱼尝室。君子有酒,旨且多。
  鱼丽于言,纺维。君子有酒,多且旨。
  鱼丽于言,鱼匡鲤。君子有酒,旨且有。
  物其多矣,维其嘉矣。
  物其旨矣,维其借矣。
  物其有矣,维其时矣。

  《南有嘉鱼》:
  南有品金,是然革革。意子有理,品真式是以乐。
  南有嘉鱼,羔,然汕汕。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衔。
  南有缪木,甘瓠累之。君子有酒,嘉宾式燕绥之。
  翩翩者辙,羔然来思。君子有酒,嘉宾式萍、又思。

  战国时期,酒在音乐中也有反映。例如楚辞《九歌》之一《东皇太一》中的:“瑶席兮玉啡,主持把兮穗芳。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扬梓兮树鼓,疏缓节兮安歌,陈芋瑟兮浩倡。”

  屈原的《招魂》一诗,也有一些关于酒的诗句,如“华酌既陈,有琼浆些”,“美人既醉,朱颜院些,”“娱酒不废,沈日夜些”。作为歌词,《招魂》段落分明,转折多变,华彩缤纷,感情真挚,与它相配合的,应该是一套艺术性相当高而且很不寻常的曲调。

  汉代乐府中有许多与酒相关的曲名,如《将进酒》、《置酒》。其中《将进酒》是乐府鼓吹曲(饶歌的名称)的一部,歌词专写宴饮赋诗之事,后用于激励士气,宴享功臣。宋编《乐府诗集》100卷,分为12类,其二即为“燕射歌辞”,用于飨宴。至于直接描写酒的乐府,也有不少,例如属相和歌瑟调曲的《陇西行》中的“请客兆堂上,坐客毡瞿艇。清白各异槽,洒上正华疏。酌酒持与客,客言主人持。却略再跪拜,然后持一杯。”描写了主人殷切待客的情景。

  三国时期,著名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曹操的诗全部是乐府歌辞。他“登高必赋,及造新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其《短歌行》开头两解即与酒有关:“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阮籍创作了一首非常有名的古琴曲,名曰《酒狂》。

  南北朝民歌中,写酒的也有不少,例如清商乐《读曲歌》。当时,民间音乐无论在北方还是南方都统称为清商乐。《读曲歌》属吴声歌曲(产生于吴地的歌曲的总称,含许多曲调)。“读曲”亦作“独曲”,即徒歌,歌唱时不用乐器伴奏。歌中有这样的词句:“思难忍,络啻语酒壶,倒写侬顿尽。”

  隋唐时期,许多诗人都曾为歌曲写作,如李白、元旗、王维、白居易、李贺、李商隐、李益等。他们的不少诗篇,都曾被人广为传唱,其中不少与酒有关,例如李商隐的《杨柳枝》:“暂凭搏酒胜元悔, 莫损愁眉与细腰。人世死前惟有别,春风争似惜长条。”

  白居易:“六么水调家家现,白雪梅花处处吹,古歌旧曲君休昕,昕取新翻杨柳枝。”杨柳校乃乐曲名。

  又如王维的“渭城朝雨温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此曲原是一首琴歌,因琴歌将王维的诗重复了三次,故取名为《阳关三叠》。这首琴歌在流传过程中,渐渐脱离歌词成为一首古琴独奏曲。

  唐贞观、开元年间曾流传一首《凉州曲》:“汉家宫里柳如丝,丰觅桃花连碧池。圣寿己传千岁酒,天子更贯百僚诗。”

  《乐苑》曰:“凉州,宫调曲。”《乐府杂乐》曰:“梁州曲,本在正宫调中,有大遍小遍。”

  《醉渔唱晚》也是一首著名的古琴曲,描写了渔夫放声高歌、豪放不羁的醉态。其作者不明,有唐代诗人皮日休、陆龟蒙及“后世隐者”等几种说法。

  敦煌乐谱中的《倾杯乐》,则是唐代流传的一支琵琶曲。
返回 >>
 
 
 
金东集团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8-2018 JINDONG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2983号-1